<sub id="hxzd1"></sub>

    <thead id="hxzd1"></thead>
<dfn id="hxzd1"></dfn>
<sub id="hxzd1"><dfn id="hxzd1"><ins id="hxzd1"></ins></dfn></sub>

<thead id="hxzd1"><delect id="hxzd1"><output id="hxzd1"></output></delect></thead>
    <sub id="hxzd1"><var id="hxzd1"><ins id="hxzd1"></ins></var></sub>

    <thead id="hxzd1"><var id="hxzd1"><output id="hxzd1"></output></var></thead>

    <sub id="hxzd1"><dfn id="hxzd1"><ins id="hxzd1"></ins></dfn></sub>

      <sub id="hxzd1"><dfn id="hxzd1"><ins id="hxzd1"></ins></dfn></sub>
      <address id="hxzd1"><dfn id="hxzd1"></dfn></address>

      <sub id="hxzd1"></sub>

      <sub id="hxzd1"><dfn id="hxzd1"><ins id="hxzd1"></ins></dfn></sub>

      <address id="hxzd1"><var id="hxzd1"><ins id="hxzd1"></ins></var></address>

      兄弟 (二首)
      2021-05-20 16:07:29

      文/阿光(宿遷)

      兄弟

      四十年的情和著五十度的酒

      在玻璃杯里碰撞,激蕩起的

      酒話

      在胸腔內奔騰

      仿佛從昨日的彼岸馳來

      沉寂的天空驟然生動起來

      干澀的老花眼,有了久違的溫

      熱和濕潤

      把往事一飲而盡吧,在光影里

      徘徊的

      不再是某個人,也不再是某個

      故事


      滴落的晚霞硌疼了雙眼

      在某個角落,心事蜷縮成一團

      與牛羊一起放牧的回憶

      伴隨村莊上空的炊煙遠逝

      嘆息的皺紋寫盡孤獨與蒼涼

      多年以后,我習慣了坐在落

      日里

      看拉長的影子與時間對白

      看黃昏灌醉河流,就如你灌醉

      了我


      父親

      父親斷斷續續的咳嗽聲

      令沉寂的夜局促不安

      劇烈的節奏

      憋紅了黎明前的流云

      躬耕的身影和翻耕泥土的木犁

      在這個清晨深深扎進泥土

      父親教會我套牛耕地的那一年

      他丟下母親和三個子女走了

      那一年,整整干旱了一個春季

      田里,寸草不生


      阿光,本名陳光美,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作品刊于《詩歌月刊》《人民日報·海外版》《揚子江詩刊》等,偶有獲獎.


      該內容選登在揚子晚報5月17日B4詩風版面

      編輯:龔學明、束向紅(特邀)、楊婷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心悦网